首页->【汽车电子】

366 1

 

作者:

莫问回程

201012月,当65岁的工信部长李毅中将权柄交给后来人的时候,还记得20086月,他做出让TD上马决策时的悲壮吗?

这位在安监局长任上以雷厉风行、关闭小煤矿著称的官员为人正气、为上级分忧、对被管理者毫不手软,也许官员的楷模这几个字,用在他的身上并不过分。

但他的努力却又总是徒劳无助。比如,提出关闭小煤矿后的现在,矿难仍旧频繁,涉案者不乏各类国有煤矿,且有增无减。

李毅中上任工信部长伊始,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发放3G牌照,将信息产业十年未解之结轻松斩断,如果没有他,3G牌照也许至今尚无法发放,也可以算是他的一大功劳。

但他的其他政策却又充满了争议:他想以关闭小煤矿的手段对付山寨机,结果,在他临近退休之时,工信部内部的声音已然变调:121日,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表示鼓励山寨产品创新,这时的官员们已经明白山寨不是罪孽,而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阶段,日本、韩国、台湾皆不能避免,完全消灭和关停山寨产品就是消灭了创新的原动力。

李毅中试图关闭小网站的举动也与山寨产品如出一辙,遭遇了强烈的反弹,被认为是不了解互联网行业的轻举妄动。因为恰好是小网站中能够迅速成长出巨头,破坏了中小网站的生存环境,也就破坏了滋生成功企业的土壤。

但上述措施不过如过眼云烟,特别是山寨产品,随着这个经济阶段逐渐过去,也随着工信部承认山寨产品的地位,局长当初的话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但他的另一个决策的影响却永远无法消除,并将被我国的创新史家永远当做负面教材,那就是TD,或者称为:最坏的自主创新。

201012月,国家副总理王岐山访美期间表示,到了4G时代,运营商可自主选择标准,实际上否定了当初工信部强行派发标准的行为,也基本上宣告了3G时代TD的完败。在王岐山表态前,中移动早已经放弃3GTD,转向4G研发,试图绕过TD这个烂透了的柿子。仅仅两年多,TD的闹剧已经结束。

再让我们回头看一下两年前的20086月,上任不久的李毅中作为外行人约见了“TD八老”,在他们的游说下,将原本已经逐渐式微的TD标准强行塞给了中移动,从而将自己的名号留在了赌局上。

而在发放牌照之前,随着TD芯片企业凯明的倒闭,人们已经认识到,TD产业已经是昨日黄花,迟早会垮。但在工信部的刺激下,中移动再次投入了数百亿的资金来支持这个注定无法成功的技术标准。纳税人的钱就这么在一个决策一张纸之前,被浪费掉了。

在我们追问这个技术如何不好用的时候,更应该追问,为什么一个跛脚的技术竟然可以十年一贯在行政鼓励下干扰市场,又到底是什么人获利了。

食客们

如果有人想说TD的坏话,一定会被“三剑客”批得头破血流。

所谓三剑客,是指李进良、丁守谦和李世鹤三人。

人生苦短,人生也想一粒种子一样随风飘荡,如果被吹到草地,就必须在草地上生根发芽,如果被吹到岩石上,就只能利用石缝里的一点土壤,另外还有的种子被吹到了海洋中、猪圈里,不一而足。

对于一粒种子而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一直到老来,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点不过是一个猪圈。由于地点的错误,导致一生的无意义。那么这粒种子会怎么办?它会大声疾呼猪圈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方,并坚决守卫猪圈的权利。

李世鹤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悲剧制造者。

李世鹤作为TD之父登上了舞台,承担了最初TD标准的炮制,在登台之初就具备了悲怆的理想主义色彩。国外的CDMA2000WCDMA均投入了上万人力和数十亿资金,但TD出发时,只不过几条枪而已。两方比较起来,一方面是高楼大厦,另一方面只是个小窝棚。当我们为他们的理想主义而叫好的时候,却应该看到,在任何时候,一个缺乏技术实现能力、缺乏论证、一点产业链基础都没有东西注定在商业上毫无成功的可能性。

我不想否认理想主义的动机,但在做实事时,却必须考虑这样做的成本:为什么要为一个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投入几百亿,如果算上因为耽误而失去使用3G的时间,则损失高达几千亿!

TD早期的鼓吹者们却认为行政意志可以化解一切:可行性分析不足,只能靠领导意志来决定;产业链完全缺失,我们却有民族主义的情绪。

这实际上是个继承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精神的项目。李世鹤将自己的一生投入了进去,对于他来说,否定TD就是否定了他一生的价值,他会与任何反对派以命相搏。但他的坚韧的代价却需要全民族来承担。

李进良和丁守谦分别被称为“TD铁人”和“TD卫士”,两人与李世鹤一样,也是在TD早期就把自己一生的名誉押宝在了TD上。

三剑客的嗅觉极为敏锐,一旦发现对TD的不利的事情,立即跳出来喧嚣一番。不说那些他们提出的所谓禁止再生产GSM手机等怪招,只举几个更隐秘的例子。

12008年下半年,中移动被迫做TD之后大为苦恼,开始耍小动作,内部商议采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做法,表面上接受了TD,同时尽快研究4G标准TD-LTE,所谓TD-LTE,虽然冠之以TD的名号,但实际上核心技术却是LTE,仅保留了少部分TD的东西,也就是说,中移动想在4G的时候将TD绕过去,回归到主流标准。这一招既让中移动有了出路,又因为名字上的TD字样,满足了民族主义者的虚荣心,的确是一步好棋,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看不出来破绽。但三剑客却可以轻易识破。于是他们跳出来大声呐喊,请中移动不要玩花样,不要跳过3G,一定要发展3G。为什么必须发展3G?因为他们的名誉不容破坏,绕过去就等于他们一生失败了。

2201012月,王岐山表示运营商在4G时可以自主选择标准,三位老人再次感到不安,其中,丁守谦建言,在TD 网远没有完善的条件下,TD-LTE试验网布局不应过度花费精力,它还只能作为知识储备,目前的重点仍在3G建设上。意思明确,拖住4G研究和发牌,把产业继续绑在3G上。与此同时,痛苦不堪的中移动已经抓狂了,它的3G网络只能当固定电话用,它的3G手机还在使用2G网络,TD永远不可能成熟……

除了“三剑客”,还有所谓的“八老”等等的说法,总之,TD已经不缺乏食客了。

这些人打着民族主义、自主创新的牌子,胁迫整个通信产业跟着他们设计的方向前进,并为他们代表的产业链赚足了钱。

产业链阴谋

TD产业链也让我们第一次了解到一个利益集团是怎么形成的。

从一开始,TD只是几个人在搞,没有任何的产业链存在,后来则在大唐移动的支持下开始做成公司,产业链也开始形成。

如果我们还记得1990年代末时的焦躁,就理解当时官方多么需要所谓的自主创新。在自主创新的幌子下,各种各样依靠吃妈妈的奶、却永远也学不会劳动的企业出现了。这些企业包括:国产办公软件厂商、国产芯片厂商等等。

而“自主创新”的高峰则是TD。在一群权力者的授意下,TD得以继续发展,于是出现了利用TD赚钱的人。

大唐处于产业链中的第一名,李世鹤就是出身于大唐,最初的标准也是来自大唐。在大唐有一位贵人曾经也将自己的身家绑在了TD上,他就是原邮电部科技司司长周寰,周寰后来就任大唐董事长兼总裁。正是这个人决定了大唐的命运:如果TD成功,那么大唐就可能超越华为和中兴,成为国内市场上最大的设备商,如果失败,大唐就一起沉沦。

如今大唐已经沉沦,但它学会了新的一手:吃软饭,所以不缺钱。每一年大唐都能够通过所谓的科技创新拿到拨款,也可以通过TD设备采购获得资金。这时候,TD一死,就等于宣判大唐的软饭少了一大块。

不仅要吃,还不能让国外的企业吃,也要让中兴华为少吃。所以,TD在大唐的主导下一直发育不良,也不开放。只不过是少数权贵企业的自娱自乐罢了。

一直到中移动接手后,大力主张国内外有实力的厂商加入,但这时已经晚了,落后太多了。或者说,一直没有成功过,但在大唐的手中更加失败。

除了大唐这样的厂商而言,能够算进产业链的还有各级官员,由于太多的官员卷入到自主创新的狂热之中,把自己的官运和TD结合在了一起,所以,即便到后来他们认为TD不会成功,也会采用拖字诀,避免承认TD的失败。

接着,到了李毅中部长上任,最好的时机来临了。由于李毅中对于通信行业缺乏了解,在“八老”的哭诉下,也是其他官员的配合下,将已经衰微的TD标准强行发出,开始了另一场冒险。

最后,要说一下媒体的作用。人们会质疑为什么媒体界对于TD的质疑这么小。那是因为发不出声音。媒体发不了生分成三类,一是行政上的导向作用,建议媒体尽量从弘扬的角度去做稿。二是中移动接手TD之后,没有一家媒体愿意得罪中移动,他手中有大把的广告,于是只能噤声。三是主动当鼓手,这主要是电信类媒体,他们本来就是依靠电信圈吃饭,自然对于任何大规模的投资吆喝,并且能够分一杯羹。第三类媒体中,可以查一下飞象网和项立刚,看一看他的言论。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主创新?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自主创新?

在这里,顺便说一下华为和中兴。

在国内折腾TD时,华为和中兴最初却采取了不参与的态度。由于国内市场的管制和畸形,华为和中兴开始大力发展海外市场,在一个更加市场化的环境中参与竞争。

与此同时,大唐却在国内依靠政策扶持而活着。

短期内,华为和中兴放弃了到口的肥肉,选择一条艰辛的道路看上去是吃亏的行为,但时间长了,却练就了一身硬功夫,从国外的设备商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占据了世界前几名的地位。

只有到了这时候,华为和中兴才积累了足够的技术去参与创新,并形成了一定的核心竞争力。

这是和台湾的芯片业走的相同的道路,先市场,再创新。如果离开了市场,依靠拍脑袋而来的创新是永远没有出路的。

一旦华为和中兴在海外市场站稳了脚跟,当两年前TD开始被强推时,他们也可以很快速地做起TD设备,来个市场和行政通吃。

与此同时,吃惯了软饭的大唐仍然在寻觅着那一点点软饭,失去了机会。当年所谓的巨大中华,巨龙已经消失,大唐也已经注定只能当个关系企业,只有中兴华为成长为巨头。

不光是大唐,吃软饭的企业大都长不大,这已经成了共识。一个父爱式的政府试图依赖行政指导,让企业有一个更加舒适的创新环境,却没有发现这些企业学会了撒娇和欺骗政府,唯一无法做到的是欺骗顾客。

与此同时,工信部却一度开始打击最有可能以后做自主创新的企业:那些广东的中小电子企业,这些企业正像当年的台湾电子厂商一样,在商业的丛林中摸爬滚打,虽然有无数灰色的问题,比如知识产权,但却生机勃勃,充满了活力,一旦在互相吞噬的环境中逐渐做大,这些带着丛林血统的企业自然会向着更高级发展。

直到现在,工信部突然开始为山寨产品说话,也许经历了太多的失败之后,他们第一次看到了市场。

除了TD之外,在IT通信行业内,还有WAPI联盟、国产Office联盟等,它们一起让国内的消费者远离了wifi许多年,当国外的人们都开始有了免费快速的无线互联网流量时,国内的消费者还得忍受慢速昂贵的网络,这拜当年的WAPI所赐,而WAPI也是当年自主创新的典范。国产Office联盟至今还在圈钱,进入核高基。

这些产业的表演也许告诉我们,脱离了市场的自主创新是无用的自主创新,结合了权力的自主创新,则是最坏的自主创新。


本文原为我网易专栏《it丛林笔记》的第十六篇文章。

楼主可见

  1. 无知者无畏 1#

    官僚专家有那么高瞻远瞩吗?能制定出什么样的标准